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我试时就註意到这间味,那是一种不很刺鼻却又一都隐隐约约的味。我对这味很是却又想不起。回我一想那个味到底是什么,差点就到不了了。一到我回到洗了才知来那是...薰衣味!

始我还以为是吧是用薰衣的芳剂,但是当第一班我查看了吧全部的芳来我错了。我一为这个到我班的第二我步行去吧的途,我遇到了她。她是希,我一岁。她留着一头,个属于型的。我的薰衣谜题也当我遇见她了。当希知我的对我的

『我们的希耶』她说。

以呢?』我边回答她边折装零食的纸巾。

『没以啊,你怎么陆云希的啊?』她好奇地问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