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最,医院的心电图还是了刺耳绝望的鸣声

我还能到落的电击,又一的痛楚却刺不了我的

「死亡时间….」一年轻的难逃死的召唤,术台停止了她的呼

「逐寒…为什么一始不告诉我你离因呢?」他正握着我的,眼泪不争气的卖他的坚强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